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秀小說網 > 第一狂妃 > 第2752章 神邸
  初見時驚鴻一瞥,這一生都搭進去了。

  不。

  不止一生,是往后的每一生,每一世,每一個輪回。

  曾經,東陵鱈肩負重任,守護天下。

  如今,她便是他的天下,他的蒼生只有一人。

  ……

  姬月為輕歌揉著發麻的腿兒,搞定后,將輕歌橫抱起。

  輕歌下意識雙手環住姬月的脖頸,皺起眉頭:“我有腿。”

  “有為夫在,你不需要用腿。”姬月勾唇一笑。

  輕歌眸光微閃,眼里倒映著星辰大海,眉角眼梢俱都是濃濃的笑意。

  真的是……幼稚呢……

  都是小男孩的招數呢。

  她才不吃這一招。

  輕歌窩在姬月的懷里,轉過頭去,卻是偷著笑了。

  姬月低頭在輕歌額間蜻蜓點水般落下一吻,抱著輕歌往前走去。

  “且慢!”

  兩個字宛如雷霆炸開。

  千道金光赫然出現,耀人眼球。

  金光之中,浮現一座恢弘古老的大殿。

  大殿熠熠生輝,金光四閃,宛如一座神邸。

  神邸門前,牌匾之上,龍飛鳳舞三個燙金字體:諸神殿!

  諸神殿類似于刑罰堂、宗府的存在,掌管長生秩序。

  此前青蓮臺上云水水被妖蓮刺了幾劍,便是一紙訴狀告到了諸神殿上,奈何妖神展神威,便是諸神殿都敢一把火給燒了,誰又能奈何她呢?

  長生界的秩序森嚴,互相殘殺的事在長生界是不被允許的。

  一名修煉者,要經過八十一難才能修煉至長生,每一個長生強者,都是力量的化身。

  不允許損失任何一個。

  姬月此次一連怒斬十位長生強者,而且事關千毒瘟癥,只怕是驚動了諸神殿。

  輕歌抬頭望向那座金光之中隱隱出現的神邸,眉頭微蹙,緊抿著薄唇。

  雖然偶爾聽說過,但是諸神殿對于她來說,太陌生了。

  云水水望見神邸的出現,一口惡氣吐了出來,朝著輕歌、姬月的方向看了一眼,唇角揚起了驕傲的笑。她的計劃天衣無縫,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,哪怕在這個過程中有那么一點意料之外的小波折,亦不影響結果的。青帝到底是太年輕了,血氣方剛,為帝者,最忌要美人不

  要江山。只怕妖神得知自己的兒子,為了這個人族女子失去理智怒斬長生神,亦會厭惡夜輕歌。

  有些事可以肆意妄為,但有些事是不能更改的禁忌。

  神邸之上,沒有出現一個人,神邸之內,卻響起了洪鐘悶雷般的聲音。

  “青帝,你視長生律法為無物,殺害無辜的長生強者,護佑一個身中千毒瘟癥的人族凡體,你可……知罪?”

  “人族凡體低等位面四星大陸人夜輕歌,身中不治之病千毒瘟癥,即日起,即刻焚于諸神殿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那威嚴的聲音穿透青云自九天而來,直擊震蕩眾人的耳膜,風聲鼓蕩,雙耳嗡鳴,沙沙作響。

  道道金光覆滅了姬月因怒釋放而出的青色火焰,隨后,噴發而出的金光形成鐵索,宛如刀劍長鞭,掃向輕歌。

  輕歌靠在姬月的懷里,揚起小臉看去,雙眸里倒映出漫天的金光。

  那金光給人一種權威的感覺,在金光之下,一切黑暗和邪惡將無處遁形。

  輕歌眉頭微蹙,冷冷一笑,轉頭望向了林竺沖和云水水。

  千毒瘟癥……

  到底從何處而來?

  靠著九辭肩膀休憩的時候,她還在思考夢族的事。

  夢族,為何突然感染了千毒瘟癥?

  而且提出焚燒病人的醫師,正是這林竺沖。

  夢族是一個特別奇特的種族,夢族的人,會交織幻境。

  夢族的姑娘,宛如仙子一般。

  面對諸神殿的懲罰輕歌不懼,若她身上沒有千毒瘟癥,一切都將不攻自破。

  但姬月是真的殺了數十位長生強者,還叫神月都數萬精銳灰飛煙滅。

  她擔心姬月受罰。

  輕歌眸染憂色望向姬月,姬月似沒有感受到來自諸神殿的敵意,只覺得懷中心愛的姑娘活潑可愛,便忍不住低頭吻去,一親芳澤。

  女子唇部的柔軟叫他萬分眷戀,輕輕啃咬,異常溫柔。

  諸神殿的長生神們全都愣住,就連王府里的精靈們也瞠目結舌。

  如此威嚴的場面,能否……給點面子?

  長生諸神,愈發之怒,堂堂青帝,只顧兒女情長,真是可笑。

  此乃長生之悲哉哀哉!

  輕歌腦子里滿是空白,轉瞬又好似有煙火絢麗綻放,火樹銀花一片天,久久無法平靜。

  良久,姬月終于打算給長生諸神一些面子,不再眷戀于她,而是抬頭看向諸神殿的諸神。

  那一座神邸懸浮于萬道金光內,諸神殿內沒有一個長生之神現身,散發出的威嚴足以叫天下眾生臣服。

  這便是長生之威!

  長生境內,諸神殿乃神威。

  當金光鐵索直撲輕歌姬月二人而去時,一道紅光陡然出現,血色光刃自云霄之外而來,以風雷之勢斬滅了金光鐵索。

  “是誰……!”諸神殿的長生神發出威嚴震怒之聲。

  “是誰?是你祖宗。趁我不在,動我的兒子兒媳,看來諸位是昏了頭。”

  妖神赫然出現,腳踏紅云,滿目怒色,發出陰冷的笑聲。

  云水水看見妖神,眉頭緊緊蹙起,袖衫下的手微微攥緊,雙目緊盯著妖神。

  妖神怎會這么快出現在神月都?

  即便妖神放下手中之事趕往神月都,至少也要在一日后。而且妖神處理的事尤其重要,關乎妖神的權勢,若是就此撒手,極有可能影響妖神在長生界的地位。若不如此,云水水亦不敢在此時舉行婚宴,布下天羅地網等待著輕歌

  投網。妖蓮出現在輕歌、姬月面前,仰頭望向那座神邸:“怎么?都成了鱉孫子?方才不是還在叫囂嗎,繼續犬吠啊。來來來,本神今日倒要看看,本神在此,誰敢放肆?動吾兒

  媳者,本神見一個殺一個,見兩個殺一雙!”

  懸浮于金光斜陽里的府邸似感到了無邊的恐懼,微微顫抖了幾下。

  方才還威嚴的長生神們,在諸神殿內一言不發,急得焦頭爛額。

  妖神可不好對付。

  且不說妖神的實力如何,光是她罵人的氣勢,就足以叫人五體投地了。

  “妖神,你誤會,夜輕歌感染了千毒瘟癥。”云水水道。

  “千毒瘟癥?”妖神皺眉,回頭望了眼輕歌,隨即冷笑:“感染便感染,治好不就行了。”

  “此癥,無藥可治。”云水水道。

  “云水水,我是干了你祖宗,你詛咒我兒媳呢?”妖神怒道。

  云水水躲在輪回神身后,只感到憋屈,惱怒不已。

  竺神醫師往前走了數步,雙手拱起,硬著頭皮說道:“妖神大人,的確如云神所說,千毒瘟癥乃不治之癥。”“連病癥都治不了,要一群庸醫做什么,你也配稱之為醫師,本神第一個就是剁了你的狗頭殺你祭天。”妖神是個蠻不講理的,竺神醫師欲言又止,算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

  不清了。

  云水水以為,妖神得知輕歌身中千毒瘟癥會放棄夜輕歌。

  怎知妖神只覺得一群庸醫是廢物,與她兒媳何干?輕歌轉頭望向妖神,勾唇淡淡地笑。
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