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秀小說網 > 第一狂妃 > 第2687章 狗咬狗,一出好戲
  夜歌猩紅著雙目,充斥著濃濃的恨意,那恨似燎原之火,似滔天之怒!

  ——夜輕歌!你把我害得好苦啊!

  白茫茫的深寒里,唯有恨意之花,在瘋狂的綻放蔓延。夜歌才失去了一個孩子,又被冰雪凍壞了五臟六腑,而今在這霜雪里行那等茍且齷齪之事,身體肯定是承受不住的,夜歌痛苦極致時發出凄慘的叫聲,像是野獸被剝皮時

  的痛苦悲鳴,而那個男人好似不為所動,似乎并不在乎夜歌的痛苦與否,只想著自己追求大雪中肌膚相貼的凄美刺激……

  而這一切的苦痛,所有的恨和怒,夜歌全都下意識加在一人身上。

  卻說云水水帶著冰翎天離開了青蓮,直奔精靈族,云水水一怒之下,廢了神女,要精靈王奪回神女權杖。

  直到忙完了這一切,云水水才把目光放在了冰翎天的身上。

  她不是多管閑事的人,救冰翎天亦不過是想討回一口氣罷了。

  云水水要冰翎天把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,聽完,云水水冷笑一聲:“真是個可憐人。”

  “云神……”冰翎天緊咬著下嘴唇,眼眸里噙著淚。

  云水水遞了一張長生神牌給冰翎天,“回妖域去吧,若有什么事我會聯系你。哦,對了,今日之事記得完完整整與那妖后說上一遍……”

  冰翎天激動萬分,跪在地上磕頭謝恩。

  冰翎天離開后,云水水坐在軟塌,輕拭去手中權杖的灰塵,挑起細長的黛眉,鼻子里噴出兩道冷哼的聲音。

  “妖神,來日方長,我們走著瞧,今日之仇,來日數倍奉還!”云水水沉聲冷喝!

  妖域。

  冰翎天悄然去了妖王宮,直奔妖后的寢宮。

  妖后坐在銅鏡前,拿著魚骨梳,輕梳柔軟的發。

  忽而,有人從窗口掠來,下一刻,冰翎天狼狽的身影倒映在鏡面。妖后起身,擔心不已,憂心忡忡地握住了冰翎天的手:“天兒,你這是怎么了?怎么一身傷痕,發生什么事了?青蓮的人欺了你嗎?告訴本后,誰欺了你,本后一定為你討

  回公道。”

  妖后甚是憤怒,將擔憂的情緒演繹得淋漓盡致。

  冰翎天滿面漠然,一把甩開了妖后的手,往后退了數步,目光冰冷地看了眼妖后。

  “天兒?”妖后有些慌張了,到底是做賊心虛,就算是一塊老姜,也防不住心里有鬼。

  冰翎天緊咬著下嘴唇,默不作聲,只往后退了數步,憤怒而惡狠狠地瞪著妖后。

  妖后翻箱倒柜,找出幾瓶藥劑,朝冰翎天招招手:“天兒,過來,本后為你上藥。”

  冰翎天目光閃爍不定,似是在猶豫著什么,許久過去,才緩緩走至妖后面前。

  “傷得這么重,你不要怕,明日我便去青蓮,為你討一個公道。”妖后輕握冰翎天的手,為其上藥。

  “我遇見姬王了。”冰翎天道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那個小雜種怎么可能還活著!

  妖后驚呼,脫口而出,手下加重了力道,弄疼了冰翎天。

  冰翎天疼的倒吸一口涼氣,眸光愈發的涼薄:“怎么?妖后似乎很震驚?”

  “天兒,此事你可有騙我?”妖后急道。

  怎么可能……姬九夜親眼所見,那個小雜碎,在換神骨時被粉碎了。

  “妖后,我親眼所見,如何騙你?”冰翎天態度極為不好,又因傷口被妖后弄疼了,猛地把手抽了回來,準備給自己上藥。

  冰翎天嗤笑一聲:“除了姬王,我還看見一人,那人是魔君妖蓮,自稱是姬王的母親!”

  妖后連連后退,嘴里一直呢喃:“妖蓮……妖蓮……怎會是她?”

  “妖蓮與丈夫在長生界,他們是姬王的父母。而那個人族女子夜輕歌,竟也在青蓮,妖后,你可知姬王的孩子,正是魔族魔君啊!”冰翎天怒道。

  妖后跌倒在地,身體軟弱無骨,面上盡是慌張的神情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?魔君?那孩子是魔君?”魔君之事,妖域一直在打探,奈何魔族隱藏的很深。

  然,即便如此,妖后也查到了,魔君似乎還是個孩子,正因為如此,妖域掉以輕心。

  一個孩子,能翻起什么風浪?

  可妖后萬萬沒有想到,那個孩子,會是姬月的孩子。

  “我明白了……”妖后咬牙切齒,“妖蓮,你竟然還有臉出現!”“妖后,姬王不是你的孩子吧,姬九夜才是你的孩子,否則的話,聽見我找到了姬王,為何你不擔心,不驚喜,甚至不問一句他如何了。只因他不是你的孩子,正因為姬王

  的母親是魔君,所以,那個軟弱無能的人族女子,才有資格誕下魔君。”

  說至此,冰翎天咬牙切齒,心里滿是怒意。

  若為姬王孕育孩子的那個人是她,她便能去往長生,甚至會誕下魔君。

  冰翎天的心臟隱隱作痛。

  話已至此,妖后自不會再藏著掖著了,看向冰翎天的眼神,不再有以往的溫情。

  那些演繹出來的虛情假意,此刻,早已支離破碎。

  一拍就散。“妖后,你把我騙得好苦啊!”冰翎天淚流滿面:“你以為姬王身死他鄉,你便編造一個故事來欺騙我,讓我以為姬王是愛我的,讓我為了這份愛,助你妖域逼退魔君,到頭

  來,我不過是妖后你玩弄于手中利用的棋子罷了。而你,竟不是他的母親!”冰翎天失聲道。

  真相到來的那一日,往往是血淋漓的。

  冰翎天以愛之名,背負妖域重任,為愛而戰,逼退數萬魔君,奪回妖域疆土。

  如今到頭來,她所做的這一切,姬王從不知曉。

  數千年前,姬王救她時,是那么的溫柔,而今,卻這般殘暴。

  “天兒,你早便知曉真相,你不過也是在自欺欺人罷了。”妖后自是高傲的人,她最不堪的過往被冰翎天說出,真相又近在眼前,妖后并不打算繼續隱瞞下去。妖后嘲弄道:“你大概早便知曉我在騙你吧,你自己又何嘗不是在騙自己,你麻痹自己的神經,助戰妖域,說白了,不過是你自私自利,享受姬王妃這個名字罷了。難道不

  是嗎?你自己還沒有發現嗎?還是你不愿承認呢?也是,這太過于難堪,你又怎會承認。”

  “不是!不是這樣的!”冰翎天將藥劑全部摔在地上,宛若發了瘋,狠狠地瞪視著妖后。

  倆個人,曾并肩作戰,構造一場夢,如今撕破臉,互相撕扯,揭開對方的傷疤。不堪,狼狽,落魄,皆無往日位高時俯瞰天下的綽約風采。
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