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秀小說網 > 第一狂妃 > 第2623章 死骨傀
  訂婚宴在晚上舉行,一夜的絲竹和歌舞。

  在下午時,神女被隋靈歸喊走了,輕歌一人待在宮殿修煉。

  以她現在的實力,連九界都斗不過,到底是弱了一些。

  修煉至傍晚,東陵鱈派人給她送了一件殷紅如血的霓裳。

  送衣裳的是個小女孩,看起來七八歲大,梳著羊角辮,低著頭。

  輕歌接過了錦盒放在桌上,小女孩站在原地不動,沒有要走的打算。

  輕歌手里捧著一本醫書,坐在桌前低頭垂眸仔細而認真的翻閱。

  東陵鱈的神智之創已經很嚴重了,她想試試,能不能徹底治好。

  曾經那般風華的男子,如今卻站在崩潰的邊緣,隨時會成為一個喪失神智的傻子。

  他在很努力地活著。

  此時,輕歌是背對著小女孩的,許是小女孩的容貌過于天真,興許在輕歌的心底里,小孩永遠是無邪的。

  故而,她沒有許多的懷疑。在輕歌看書入神的那一瞬,小女孩黑眸變得血紅,如野獸般撲向了輕歌,雙手上的皮肉像是火光水煙,迅速消失,白骨鋒銳的像刀子一樣,這兩骨爪下去,輕歌的身體定

  被撕裂。

  鋒利骨爪觸碰到輕歌脊背衣料的剎那,輕歌放下手中醫書,手掌拍桌,借力而起,身體懸于長空,雙手如翅展開,腳踏長空,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小女孩。

  看見小女孩只有骨頭的手,輕歌一怔。

  她在小女孩身上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和恐怖!

  小女孩的實力,遠在她之上。

  “閣下何人?”輕歌落在柜上,輕聲說。

  “要你命的人!”

  女孩說完,身體逐漸扭曲。與此同時,她身上的衣料化作碎片掉落在地。

  而她的皮膚、血肉、筋脈、臟腑全部成為水煙,消失在輕歌的視野里。

  轉眼之間,就剩下一具白骨。

  這個時候,輕歌瞳眸緊縮,倒吸一口涼氣,“死骨傀……”

  死骨傀,以骨為刃,殺人奪命。

  在萬年以前,驚天之戰,有人專門培養死骨傀,甚至培養了數十萬的死骨傀來成為作戰軍隊。

  但這是暗黑師才懂得培養的!

  當年,鳳棲也在死骨傀軍隊上吃了虧,逼得一連喪失中等位面,險些還失去了高等位面的主城。

  輕歌沒有想到,在青蓮,竟然有人會動用這般力量來殺她。

  當務之急,輕歌沒有時間去思考背后始作俑者是誰,只求保命。

  識時務者為俊杰。

  輕歌不打算與死骨傀硬碰硬。

  死骨傀的骨頭,經過腥猿的血浸泡百年,堪比銅墻鐵壁,又能吹毛斷發。

  而且死骨傀是不知道痛的,全都是死人。

  至于死骨傀的強大與否,要看死者生前的實力如何。

  很明顯,輕歌眼前的死骨傀,非常之強大,以至于輕歌沒有絲毫戀戰的想法,只求逃出生天。

  然而,她所處的這座宮殿,悄悄然間被人設下了結界。

  結界并不明顯,也不強悍,只不過在生死一線的危急關頭,輕歌沒有多余的時間去解除結界。

  輕歌懸在結界的邊緣,緊瞇起雙眸。

  眼前的死骨傀,是三百年的死骨傀……

  若是與之一戰,是否能活?

  不,不能!

  就算她戰勝了死骨傀,死骨傀到了最后,一旦戰敗,就會化作灰白的液體。

  液體劇毒,是百年尸氣渲染的毒!

  死骨傀飛速撲向輕歌,張開的嘴,似要一口吞沒輕歌的頭顱。

  而死骨傀的手指、腳趾,格外的長,與其說是指骨,倒不如說是刀刃!

  尤其是死骨傀的招數,陰毒至極。

  死骨傀在戰斗時,會斷裂自己的指骨,化作毒液,沿著敵人的傷口,在體內臟腑之中橫沖直撞。

  最后,液體為實,作為骨駭,回到手腳骨上。

  輕歌舉目四顧,發現結界的存在,不僅僅是在阻擋她逃跑,更是封閉這座宮殿的氣息。

  死骨傀,是秘密禁止的……

  一旦發現窩藏、制作死骨傀,將會有滅頂之災。

  千鈞一發,輕歌沒有心思去想誰會窩藏死骨傀。

  活下來!

  一定要活下來!

  求生欲,從未這般濃烈過。

  輕歌咬牙切齒,拿出了明王刀,打算背水一戰。

  只要斬斷結界,再與之周旋,才有一線生機。

  輕歌目光冷凝,堅定不移。

  輕歌的雙手攥緊了手中明王刀,她望著朝自己撲來死骨傀,眼中噴著滔天怒火!

  然而,就在此時,危急關頭,輕歌眉間,絲絲縷縷的黑煙如水流匯聚一起,化作一粒黑色的寶珠。

  寶珠之內氤氳著讓人恐懼毛骨悚然的氣息。

  那種氣息,叫人膽寒。

  實力可怕的死骨傀在這一瞬,竟然止步不前。

  輕歌愣住了,目光落在寶珠之上。

  魘留下的尸珠……

  魘……

  女子立在結界前方,熱淚盈眶,滿心惆悵。

  那個曾陪伴她的魘不在了,但他留下的尸珠,卻一直在保護她。

  那是他燃燒最后的生命,為她尋求的‘平安符’。

  在尸珠面前,適才還血腥殺戮的死骨傀,竟是乖乖聽話。

  尸珠涌入血骨傀的頭骨之中,但見如水煙消失不見的皮肉臟腑鮮血筋脈,竟全部復原,碎裂在地的衣裳,也回到了她的身體之上。

  還是那個眉清目秀的小女孩,只是周身散發的陰森氣息,讓人如臨九幽之地。

  小女孩木訥地動了動手,最后機械般走向輕歌,雙手撐開臉上的皮膚,扯開一抹笑,露出上下兩排牙齒。

  輕歌恍惚,落在宮殿的平地之上,戒備地望著眼前的女孩。

  “夜丫頭。”

  她說。

  分明是不同的聲音,輕歌好似聽到了熟悉的呼喚。

  一行淚,落下眼尾。

  輕歌激動上前,“魘,是你嗎……是嗎……”

  小女孩茫然地看著她。

  輕歌愈發的失望。

  不是,不是魘。

  魘已經離開人世了。

  只是魘留下的尸珠,進入了死骨傀之中。

  尸珠里,有魘的氣息和執念。

  魘唯獨放不下她。

  死骨傀本就是沒有生命的,有著尸珠,倒像是個人了。

  像是……魘的另一種存在形式。

  輕歌走向小女孩,伸出雙手,抱住小女孩。

  小女孩化作一縷灰煙,裹著尸珠,進入了輕歌的虛無之境。

  她不費一兵一卒,靠著魘留下的尸珠,收服了一具強大的死骨傀。

  她還有青蓮長衫為保護盔甲,一旦戰斗起來,若是在黑夜,有星辰之力相助,戰斗力能翻幾十倍!

  虛無之境。

  小朱雀紅著雙眼惡狠狠地瞪視死骨傀小女孩:“臭女人,喜新厭舊,朝三暮四,這破地方越來越擠了。”

  蛇王點頭,“丫頭,你該擴展下虛無之境的面積了,吵得睡不著了都。”

  “歡迎新成員,想必你也是拜服在老大的魅力之下,我是這片天地的三當家。”九尾血鸞說。

  沼澤獸懶懶地抬起眼皮,不痛不癢地表示了一下抗議。

  殺戮血狼在角落里認真修煉。

  玄武縮在龜殼之中。

  小白貓搶走了蛇王的九龍寶座,懶洋洋地趴著。

  輕歌:“……”

  方才生死之際,這群獸們,一聲不吭。

  這會兒,個個都是話癆了?

  煩躁。

  什么超神獸,都是騙人的。輕歌煩的又想去精神世界拔火焰龍的毛了。
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