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秀小說網 > 第一狂妃 > 第2043章 忠犬護主
  近來柳煙兒一直練習左手,而今倒是稍有效果。

  談如花身上一道猙獰疤痕,直接皮開肉綻,鮮血染在鵝黃色的衣裳上。

  一絲血灑在許薇臉頰。

  許薇坐于輪椅,雙手分別狠狠用力攥著椅把。

  九雀郡主瞇起眼睛看著柳煙兒,“來人,給本宮拿下這個大逆不道的奴才。”

  四周士兵紛紛出動,屋內傳來清冽的嗓音,所有士兵侍衛全都停頓不動。

  “誰敢?!”

  嘎吱一聲,門被打開,輕歌昂首挺胸目不斜視走出來,尤兒與風錦跟在輕歌身后的兩側。

  輕歌一襲紅衣,眉間一點藍焰,發如雪迎風舞,狹長鳳眸閃著凜冽的光,眼底深處是肅殺和冷銳。

  輕歌站在柳煙兒面前,眼神犀利逼人掃向九雀郡主,“九雀姐姐也老大不小了,好歹也該有些皇室中人的教養,怎的這般為老不尊?”

  為老不尊四個字,像是一把箭矢狠狠戳在九雀郡主的心臟上。

  九雀郡主一向在意自己的容貌,隨著時間流逝,眼尾出現了許多皺紋,再也沒有韶華正當的青春姿態。

  看著輕歌年輕的面孔,那雪白的臉上是精致的五官,九雀郡主咬牙切齒,恨不得用鋒銳的爪子去撕碎夜輕歌那張美人皮。

  “明月郡主,九雀郡主是你姐姐,你這是對長輩說話的態度?”許薇皺眉,壓低嗓音,出聲質問。

  輕歌轉眸看向許薇,冷笑一聲:“我與姐姐商議事,何時輪到你來插話?你以什么身份來說這句話,以什么身份來站在皇室的頭頂,許薇,你膽子可真肥。”

  許薇面色大變,這夜輕歌伶牙利嘴,軟硬不吃,尤其的不好對付。

  在天地院,九雀郡主和她都不能拿夜輕歌怎么樣。

  “夜輕歌……”

  “許薇!”九雀郡主喊住了許薇,許薇接下來的話和聲音戛然而止。

  九雀郡主朝前走了幾步,在輕歌面前停下。

  九雀郡主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,那是勢在必得的自信,和專屬于勝利者的驕傲。

  輕歌眸子里好似黑墨暈染開霧,綻放一朵猩紅之花。

  九雀郡主的臟腑好似被刺了一下,恐懼和窒息感填滿心肺。九雀郡主咬咬牙,滿眼的陰狠毒辣,她湊在輕歌耳邊,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低聲說:“我已吩咐下去,也通知了藥宗,如今整個天地院和藥宗都知道,是你摘下那顆毒草,是你要陷天地院于不義之地

  ,天地院會有如此大的危機,始作俑者和罪魁禍首只有一個,那就是你夜輕歌。”

  輕歌冷漠的看著九雀,表情和眼神不起絲毫的波瀾。

  九雀郡主恨得牙癢癢。

  仿佛無時無刻,哪怕天塌了,夜輕歌也不會有絲毫的恐懼。

  但九雀郡主抓住了夜輕歌一個致命點。

  九雀郡主嘴角的笑不斷擴大,像魔鬼一樣讓人驚駭。

  “我知道,你能從四星爬到這個地位,必然有著過人之處,生死都不被你放在眼里,也不怕受些皮肉之苦,就算把你千刀萬剮你也不會皺一下眉頭。”九雀郡主巧笑嫣然,“是這樣嗎?”

  輕歌眸色氤氳猩紅的霧。“但是,如若本宮砍斷柳煙兒四肢,將她削成人彘,并且用丹藥保住她的命,把她丟在滿是爛蟲的茅廁里,讓她親眼感受著,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啃噬。你的朋友,能承受這種痛苦嗎?”九雀郡主的聲音不大

  不小,柳煙兒幾人都能聽見。九雀郡主優雅的說出一番讓人驚恐的話,“哦,還有那個尤兒是嗎,真可惜了,才這么小的年紀,九州南部有一些喜愛白白嫩嫩小姑娘的老東西,別看他們上了年紀,折磨起小姑娘來,那手段,真叫人聞風

  喪膽。”

  尤兒臉色發白,好似都能想象出那樣的場景。

  輕歌眸光愈發的寒。

  九雀郡主恐嚇人很有一套,就連許薇和談如花都有些想吐,柳煙兒也不由自主皺了皺眉。

  九雀郡主說的那些畫面,太惡心了。

  風錦壓低腦袋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聽著九雀郡主的話,風錦臉上的五官都皺到了一起去。

  風雅清貴的九雀郡主,怎能說出這樣的話,太有損在他心中的形象了。

  唯獨輕歌面色不變的站著,至始至終都面無表情冷漠如初。

  “那么,祝姐姐如愿以償。”輕歌的話,讓所有人都震驚。

  風錦驀地轉頭看向輕歌,許薇冷嗤,談如花忍著疼痛站著。

  尤兒眨了眨眼,眸光顫動。

  柳煙兒站在原地,低眉垂眸看著地面。

  “若真有那一天,我一定會,撕碎你的身體。”輕歌笑靨如花的說。

  九雀郡主瞳孔緊縮。

  頭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趾高氣昂的挑釁。

  明月!

  又是明月!

  同樣是先帝的千金,為何九州只有一個明月,而無她九雀的容身之地?

  世人和兄長父親們只知明月之才,只見明月之光,而她呢,沒有半點兒寵愛。

  輕歌低頭發覺九雀郡主的手在顫抖。

  “我聽說過一句話,做過虧心事的人,都喜歡在陰暗的角落里待著。”輕歌笑了笑,道:“九雀郡主,真正大逆不道大義滅親的人,是你吧?”

  大逆不道!

  九雀郡主腦子里仿佛有什么東西轟然間炸開,一陣陣耳鳴,她頭疼欲裂。

  九雀郡主臉上的血色仿佛被人抽干了一樣,慘白的嚇人。

  她像是陷入某種無限循環的噩夢,一直保持著驚恐的狀態。

  她心底里有鬼。

  輕歌本欲試探九雀郡主的話。

  她懷疑帝明月之死與九雀郡主有關。

  可現在看九雀郡主的反應,真相,不僅僅如此。

  當年究竟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呢?

  秘密是血腥的,但揭開秘密之人,也必然經歷這段猩紅與黑暗。

  九雀郡主狀若癲狂,談如花和許薇都懵了。

  終于,九雀郡主兩眼一黑朝輕歌栽去。

  輕歌不著痕跡移開腳步,九雀郡主摔在地上臉著地,地上恰巧有一塊尖銳石子,劃破了九雀郡主的側臉。

 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  “都愣著做什么,沒看到姐姐受了傷?還不快去找醫師來?”輕歌怒喝。

  侍衛們當即把九雀郡主扶起來。

  “夜輕歌,你為何不扶好郡主,若不是你的袖手旁觀,郡主怎會毀容?”許薇大聲呵斥。“忠犬護主?”輕歌輕蔑的瞥著許薇,四個字,堵的許薇啞口無言。
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